騰訊視頻知名制片人被立案調查 長視頻平臺反腐任重道遠_互聯網

時間:2021-10-29 10:03:04

導語:近日,業內有傳言稱,騰訊視頻制片人張某因卷入鄭爽主演的《倩女幽魂》“陰陽合同”案而被調查,其直屬領導方某也涉案其中。

近日,業內有傳言稱,騰訊視頻制片人張某因卷入鄭爽主演的《倩女幽魂》“陰陽合同”案而被調查,其直屬領導方某也涉案其中。對此,10月26日,騰訊集團回復《證券日報》記者稱,近期,騰訊在反舞弊調查中發現,騰訊視頻影視項目制片人張某存在違反公司“高壓線”行為,并涉嫌違法,現已移交司法機關處理。目前警方已經立案調查。網傳我方涉及陰陽合同等說法,系以訛傳訛。

據悉,反舞弊調查是騰訊集團內部審查的規定動作,每年都會進行。今年第三季度,騰訊集團已在反舞弊調查中共處理59人?!安贿^,張某被調查的案件與這59人不是一批?!币晃恢槿耸扛嬖V《證券日報》記者,網傳張某涉案《倩女幽魂》也不屬實,《倩女幽魂》屬于版權劇而非定制劇,多家長視頻公司都購入了該劇版權?!爸灰球v訊視頻出品,涉及的制片人都會掛名,這個案子與《倩女幽魂》及鄭爽關系不大?!?/p>

根據相關報道,張某任職于騰訊視頻旗下天蓬工作室,其直屬領導方某為騰訊視頻的管理層,負責影視劇的項目開發。資料顯示,方某與張某曾擔任多部騰訊視頻出品劇集的監制和制片人,包括《摩天大樓》《且聽鳳鳴》,以及尚未拍攝的《如月》《雪鷹領主》等。10月25日,方某還出席了《如月》的開機儀式。

思其晟CEO伍岱麒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一個影視劇制作過程中,涉及到龐大的人、財、物資源的運用。而統籌人,比如電視劇制片人或者電影的監制,他們對整個劇組的日常運作及項目預算,都是有著最高決定權。類似于企業中的CEO,所以在這樣的崗位如果出現貪腐也是有可能的。

“從劇集產業來看,目前行業單集成本通常在500萬元以上,S級大劇甚至能達到2000萬元,一部劇集的制片成本動輒上億元,在影視劇生產環節中,制片人的發言權范圍很廣,比如劇本內容、選角、廣告植入的選擇等,其中有太多的空間可以徇私舞弊了?!币晃挥耙暪緞撌既吮硎?。

事實上,影視行業貪腐并不罕見。曾有影視行業上市公司披露,2011年10月份至次年4月份,公司員工先后兩次將分別裝有現金40萬元和現金80萬元的拉桿箱送給時任安徽廣電總編室主任余某。余某安排電視臺購買了該公司制作的多部電視劇。2015年,安徽廣電系被徹查,多名官員落馬,牽連的影視公司甚廣。

隨著互聯網公司入局,影視劇的重要采購方由電視臺逐漸演變為長視頻平臺,互聯網平臺的監制、制片人等角色也代替了總編室主任。

2013年8月份,原騰訊在線視頻部總經理劉春寧離職,隨后入職阿里。次年,騰訊內部審計時發現當初劉春寧主管的視頻團隊存在貪腐疑點。當時該案的檢察官指控劉春寧涉嫌干涉電視劇《自古英雄出少年》的評級,從中受賄143萬元。同時,指控劉春寧在采購《寶貝》《蘭陵王》兩部劇時,受賄70萬元。

2018年12月份,原阿里文娛大優酷總裁、阿里音樂CEO楊偉東因經濟問題,配合警方調查。根據判決書,在擔任優酷總裁期間,楊偉東利用職務便利,非法收受賄賂款共計855萬余元。

“影視行業貪腐問題突出之處在于,整個行業都沒有標準的工業化流程,一部劇的主觀意識很明顯,怎么拍、誰來拍,都沒有一個標準答案,因此拍板決定的人就有權力尋租的空間?!币晃挥耙曅袠I分析師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隨著互聯網集團內部反腐力度的不斷加強,腐敗的空間也在減少,但歸根結底僅憑企業自查還是不夠的,關鍵崗位的定期流轉,對“行賄單位”的管控,建立行業“黑名單”也十分重要。

国内精品综合九九久久精品